首页 >> 动态 >> 省局动态

【祖国在召唤,再苦也要去】省劳动模范朱李忠纪实

来源:局极地测绘工程中心 局工会

发布时间:2022-07-07

打印 关闭


南极洲,是地球上唯一未被开发的大陆,是天然的科学研究圣地。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劳动服务管理中心(极地测绘工程中心)副主任朱李忠,自2010年首次参加中国南极考察以来,2015~2021年间又先后六次前往南极考察、1次前往北极考察,在恶劣的气候环境下,完成长城站站区及周边区域的倾斜摄影测量数据获取任务,获取了我国南极科考站区真三维实景地图,改变了极地考察传统测绘作业模式,丰富了极地地理信息数据获取的手段……

“祖国在召唤,再苦也要去”,朱李忠用“丈量”南极的每个脚印,参与并见证了中国极地考察事业从跻身极地考察大国正迈向极地考察强国的发展历程,展现了龙江极地测绘人建功立业、担当作为的风采。朱李忠2009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大地测量学与测量工程专业,学生时代,他就怀揣对极地的梦想和期盼,“从首次执行南极考察任务时的激动不已,到如今对极地测绘事业的坚定执着,我们龙江极地测绘人一次又一次的义无反顾,奔向冰雪荒原,用勇气、智慧与合作,书写着极地冰雪测绘的严谨与奉献……”。

自2002年以来,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先后参与19次中国南极考察和1次北极考察,共派出60人次执行极地考察任务。先后承担并完成了10余项国家极地基础测绘项目,参与完成10余项国家级极地重大科研项目。极地测绘成果为我国极地考察提供了强有力的测绘保障。发挥测绘基础性、先行性、综合性保障和决策支撑效能,服务国家极地考察事业,这是龙江极地测绘人的初心使命和担当,朱李忠将这份初心使命刻记于心,在时代的召唤下,奋战在风雪极地。

在人迹罕至、气候条件恶劣的冰雪极地,朱李忠背负沉重的仪器设备、步行于密布的砾石、跨过没过膝盖的积雪、顶着地吹雪大风“汗流浃背”、挤在狭小的苹果屋露宿、吃着简易的自加热米饭或啃着坚硬的士力架与时间赛跑,就是为了能够从瞬息万变、恶劣的天气缝隙迷得良机。因为现场很多工作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机会甚至只有一次,不成功他将无功而返,影响到后续极地考察工作的推进。

在考察作业期间,朱李忠都是紧绷神经,精力高度集中,他把现场任务执行计划、作业流程和细节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演练,所有的准备工作都要精益求精,确保任务的顺利完成。他不仅经历着极地环境带来的艰难,还有过伤痛,有过无助与气馁,但消瘦身体的他从不轻言放弃。一个笔记本、两块移动硬盘是他参加考察的标配,就是他移动办公室,“走到哪里,极地测绘保障就到哪里”,出色的表现让朱李忠被考察队相继评为“优秀科考队员”和“优秀党员”。

“每一次踏上南极的征程,责任感和使命感就会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但此时对家人深深的愧疚也再一次涌上心头,他们的理解与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在南极考察期间,朱李忠的父亲重病,他没有守在床前,父亲身体康复就是母亲日复一日的陪伴。作为儿子,每次提到没有尽到应尽的孝道时,朱李忠都会泪湿眼眶;作为丈夫,他把家庭的重担交付在妻子的肩上。照顾老人、装修房间、筹备婚礼,都是妻子一人默默承担……在每年大半年的等待中,妻子只能在每月一两个的电话中传达思念。

参加第32次南极科考时,朱李忠的妻子已怀有九个月身孕。2016年1月11日女儿出生时,正是朱李忠南极科考的第五天。想到妻子临产时忍着剧痛自己叫车由母亲陪伴去医院,想到妻子独自抱着孩子照纪念照,想到刚出生的女儿只能在百天后见到父亲,想到错过女儿走路、说话的成长点滴……每思及此,朱李忠都会愧疚难安,“自古忠孝两难全,既然选择了为国家极地考察做贡献,就得牺牲自己的小家庭,我无怨无悔……”

机会总是留给敢于创新的人,朱李忠立足国家极地考察需求的主动作为、积极探索、守正创新,带领着团队深入开展测绘地理信息新技术、新装备的研学和应用,跟踪掌握国际极地地理信息工作历史积累、发展现状、产品迭代,总想着将一些新技术、新方法、新产品服务于国家极地考察,多汇集和分析一些最新的资料和数据用于辅助决策研判,他不仅致力于要做好极地考察现场测绘保障工作,更加致力于做好贯穿国内和现场全流程的极地测绘保障工作。

朱李忠多年来一直从事重大测绘项目一线生产、技术质量和综合管理等工作,先后参与完成国家现代测绘基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黑龙江省卫星定位连续运行综合服务系统(HLJCORS)和似大地水准面精化(HLJQG)工程、极地重点区域测绘等重大项目,多次荣获中国测绘学会优秀测绘工程奖铜奖等多项省(部)级奖励,个人入选黑龙江省科协优秀青年科技人才库,先后荣获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科技创新标兵、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优秀青年学术和技术带头人、科技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2022年,他又被省委省政府授予黑龙江省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祖国在召唤,再苦也要去。面对荣誉和鲜花朱李忠依然平静,提醒自己时刻不忘初心,“感谢党和社会给了我这么大的荣誉,我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我唯一所能的,就是为国家测绘事业和极地事业散发光和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