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不负天地唯负卿

三院:杨文军 [2019-04-19]    【

程俊峰参加大庆1:5000测图任务

程俊峰参加漠河1:1000全野外测图测量

程俊峰参加松花江嫩江吉黑省界河段围堤情况调查工程

程俊峰在车站与儿子见上短暂的一面

2019年4月8日,肇东测区外业现场,省基础测绘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早上6点,三中队职工程俊峰从睡梦中醒来,他中等个头,微微有些胖,与人说话总带着笑意。今天轮到他买菜,为了保障食材的新鲜与安全,他要比平时起得更早一些,逛遍整个市场,为同事们买回了品相新鲜、价格低廉的食材。简单洗漱、吃饭后,于7点30分之前准时来到作业室,开始为明天外业调绘进行数据准备、购买车票等。下午乘车到达涝洲镇,找驻地、联系司机、租用车辆,签订合同……忙完这些,已是暮色渐起,华灯初上,简单吃过晚饭后,他还要再次检查调绘数据,设计明天的行车路线,直到晚上十点,才拖着疲倦的身躯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样普通的一天是程俊峰十年测绘生涯的一个主旋律。十年间,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黑龙江省的所有县市,还曾多次赴新疆、西藏等艰苦地区执行测绘任务,提到这些,程俊峰是很有些骄傲的,因为这里也有他的一份力量。测绘人常年奔波在外,栉风沐雨,辛勤劳苦,自然值得尊敬。然而,还有一些人在他们背后替他们孝敬父母、抚养子女,用柔弱的肩膀担负起家庭的重任,没有这些可敬可爱的人的默默付出、理解与支持,测绘人在外业工作,也就没有了根基和保障。
    异地分居的程俊峰每年回家的次数很少能超过5次,在家的时间常常累计不足两个月。“这些年来,我老婆真是自己把自己当爷们儿用的。”说出这句话时,程俊峰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他说结婚六年以来,有三件事最是让他耿耿于怀,每每念及,直欲潸然泪下。
    第一件事是刚结婚不久,他出测河北,只剩妻子一人在家,碰巧家中厨房的水龙头的进水软管坏了,妻子不会修,跟他视频咨询;他一面指挥,一面看着满地积水,满身湿漉漉的妻子蹲在地上拿着扳手费力地去拧损坏的接头,却总也拧不动,一瞬间,他的心猛地疼了一下,爱怜疼惜之意、愧疚悲苦之情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令他无语凝噎。都说男人是家庭的顶梁柱,而外业测绘工作者却不敢苟同,在他们的心中,妻子用孱弱的身躯、无私的爱撑起了家庭整片天空。想起妻子每天如同一个小陀螺似的不停转动,孝敬父母、照看子女、上班、做饭、忙家务等,从早忙到晚,自己却身在外地,无法为其分担,心痛的感觉实在无以言表。外业测绘人再苦再累都不怕,只愿早日能回家,给妻子做顿饭、打扫一下房间、陪她聊聊天、听她诉诉苦、陪孩子玩一玩、照看一下父母。这种温馨的画面最令他们无限的向往,所以在家的每一天他们都分外珍惜,希望能够用尽全力为爱人减轻一点负担,给妻子和家庭一种安全感。
    第二件事是2016年10月下旬,妻子正在家中待产,新疆绿洲项目却紧急下达,一面是生产任务急如星火,一面是妻子待产需要照顾,两难之际,实在让人难以抉择,但考虑到新疆地区作业的安全性,外业需采取双人一组的作业模式,中队腾不出多余的人手,他若不去就会少一个组作业,耽误工期,最终在妻子的劝说下,程俊峰还是选择了与同事们一起远赴新疆。出测前,他向妻子保证一个月内一定赶回来陪她,一同见证小天使的降临。11月6日上午10时许,正在外业工作的程俊峰突然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说早晨出现了胎动,有早产的迹象,需要马上进入产房观察,婆婆回家取衣物,其他家人还没到,自己有些害怕。刚听明白怎么回事,手机信号突然中断,程俊峰瞬间茫然无措,拿着电话发呆,在同事的追问下,才说出事情的真相,随后他开始不停地拨打电话,但沙漠边缘区域多数地方无信号,同事立即安排车辆到手机信号最好的地方,20分钟后,电话终于接通,接电话的岳母告知,妻子已经进产房了,双方家人也已经全部到达医院,并叮嘱他不用担心,随时等候电话。挂断电话,愧疚、懊悔、焦虑、担心而又无能为力等诸多情感一时间纷至沓来,令他坐立不安,心乱如麻,他时刻关注手机信号,发现信号弱,就赶紧跑到信号强一些的高处,生怕错过家人的电话。11月的南疆室外温度也就在零上4-5℃,长时间站在外面的他,已经脸色苍白,身边的同事赶忙将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下午1点多,同事将午餐送到他身边,他说没心情吃饭,害怕爱人出现危险,现在就想着马上回到爱人的身边,替他分担些痛苦。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更加急躁不安,他站的地面已经全是他来回踱出的脚印,同事只得在一旁不断地耐心安慰他。下午两点多,盼望了4个多小时的电话终于打来,母亲告诉他生了个儿子,且母子平安。直到此时,他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一瞬间感觉到天空是这么的蓝,太阳晒得他身上暖暖的,身体也不再寒冷,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天,傻呵呵地笑着。直到听到同事的问话,才惊醒过来,跳起来对同事大声说“我当爸爸了,我有儿子了”。哈哈大笑起来,之后又蹲在地上痛哭起来,嘴里叨咕着“我对不起妻子,我愧对儿子”。随后清醒过来,告诉司机快点回市里,他要第一时间和出产房的妻子进行视频聊天,要第一时间看到儿子。晚上同事为他庆祝的时候,中队负责人安排他尽快回家,他却说媳妇告诉他,“不用急着回来了,干完这个项目再回来吧。”
    随后的半个月里,他早出晚归,天天凌晨之后才入睡,只盼望早日完成手中的任务,回到家去陪伴爱人,去照看儿子。16天后,终于坐上飞机的他依旧心神不宁,第一次觉得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是这么的漫长,临进家门时,他激动而又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们母子二人。当看到有些憔悴的妻子时,他将她一把揽入怀中,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当看到熟睡的儿子时,瞬间一种血脉亲情击中心头,不敢碰又不敢抱,他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第三件是2018年的国情普查项目,这是项目工期异常紧张,最终成果10月8日必须上交到院里,给自然资源部递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中队职工已经连续工作3个月了,一天也没有休息,中秋节当天中队全体人员均在外业工作,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而出测到河北的程俊峰于10月1日完成测区任务返回肇东驻地,所乘列车刚好路过家乡德惠,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儿子的他,实在是太想孩子了,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回家待上一天,抱一抱已经几个月未见的儿子,然而他知道他需要第一时间将外业成果交给中队,以便中队在国庆期间加班处理好数据,确保按时完成任务,他不能因为一个人打乱整个团队的工作计划。车辆缓缓进入了德惠站,妻子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让他向站台上看看。看见妻子抱着儿子站在那向他招手,他冲刺般地跑出了车门。抱起来儿子,高高举起,还在牙牙学语的儿子则不停地叫着爸爸,嫩嫩的小脸在爸爸黝黑的脸上蹭着,瞬间一种电击的感觉,一股亲情的暖流直达心扉。短短的站台8分钟,太多的话想说还没来得及说,列车就要发动了。程俊峰依依不舍地将儿子交到爱人的怀里,一步一回头,登上了列车,站在车门处,3岁的儿子则高举双手要抱抱,喊着“爸爸回家”,妻子在旁边不停地安慰。程俊峰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流,只因未到伤情处。后来他回忆说,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他做事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事业、对得起朋友,却唯独亏欠家人太多太多。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然而对于外业测绘人来说,陪伴是一种向往、是一种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为了弥补这些亏欠,程俊峰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即使每天工作再繁忙,他总记得跟妻子视频通话,一天至少要通话五六次甚至十几次,至于谈话的内容,有时甚至会让外人觉得琐碎到有些“无厘头”,“今天吃了什么饭”“今天哪位同事说了一句有意思的话”都可以成为有趣的谈资。至于聊天的时长,也是不一而足,长则一个小时,短则一两分钟。“我不认为那是琐事,有时我看着她们简简单单的做饭吃饭都能看几十分钟,只要看到他们,我就很安心,工作也有动力,另一方面,我也想让她们觉得,我就在她们身边,离他们并不远”。程俊峰笑着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