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府信息公开>测绘文化

又见冬雪

三院 董爵兰 [2020-01-07]    【

寒意弥漫着每个角落,撩拨着躁动,而我只想静静地躺在床上惬意回味春天的温暖、夏天的炙热、秋天的凉爽。
      同事们都对我说,你的长相,口音,个头,十足的南方人。确实如此,我的骨头,血液,甚至头发丝都是南方四季塑造的。可是我从小幻想着雪花的美,1999年带着对冬的向往报考了离家千里之外的黑龙江,懵懵懂懂来到了哈尔滨。
      哈尔滨的冬天,是一年四季里最漫长、最难熬的季节。凛冽的寒风肆无忌惮地吹打身上,皮肤被劈裂像夏天干枯的水田。漫天的雪花铺天盖地的滋润着万物。开车的人们说这鬼天气带来晦气,有的人下车时候使劲地跺掉脚下的雪花,校园的孩子们快乐地堆雪人,而我却可以尽情地享受着南方没有的雪趣。夜幕下的哈尔滨,雪花在天上绽放,再飘到霓虹灯下舒展四肢,情侣们搂得更紧了。
      曾经的我也为了自己的理想努力过,彷徨过,找不到自己的方向,看不见未来,也挣脱不了过去。但我有一颗无所畏惧的心。花有凋谢,木有枯荣,带着心中的激动和家人的希望,来到了自己梦开始的地方,成为了一名测绘人。那时的我刚从学校毕业,对测绘辛苦的理解只是停留在书报的字里行间,来到数字化看到墙上挂满了各种荣誉奖状,忽然间,对于自己也能成为测绘人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在领导的指点和大家细心帮助下,我也很快就成为一个合格的测绘人。17个春秋转瞬即逝,各种荣誉也纷沓而至,我也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但我依然热爱着测绘。  
      测绘人一年最忙的季节就是冬天了,我也不例外,在每个加班的夜里,下班回家路过天桥,看着天桥两侧的汽车飞驰而过,路灯下的雪花静静地、安详地看着每个过往的行人,她像慈母般抚摸孩子的脸,擦去游子脸上哭泣的泪痕。从2014年到2018年我已有接近5年的时间没回家了,海南的蓝天和大海已经渐渐地模糊,皱纹已爬满母亲沧桑的脸,当年她长长的青丝如今布满了白霜,长满茧的双手操持家里的每一件事,母亲嘱咐的话语犹在耳畔。雪花飘落到树枝上,缓缓地注入到树枝的每个细胞里,等待春天的萌发;它再飘落到我头上、肩上、脸上,让人不忍拂去。天越来越黑,雪越下越大,雪花与天色形成了一幅北国水墨画卷。
      想着家中已经熟睡的孩子,此刻脸上一定还印着想念妈妈的泪痕,小手放在妈妈睡觉的地方,等待妈妈回家。我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又怕打扰了静谧的雪,思乡的情绪渐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经历越来越多,顾虑也越来越多,当叶子变黄,纷纷飘落时,我也收获了累累硕果。冬天依旧寒冷,心里却温暖了整个冬天,有了方向,阳光铺路,我依然会无畏前行。

相关文章